<menuitem id="zoxt8"><dfn id="zoxt8"></dfn></menuitem>

    <bdo id="zoxt8"><u id="zoxt8"><legend id="zoxt8"></legend></u></bdo>
    <ins id="zoxt8"><big id="zoxt8"></big></ins>
        <bdo id="zoxt8"><td id="zoxt8"><video id="zoxt8"></video></td></bdo>

      1. <source id="zoxt8"></source>

        綠盟公眾號
        綠色礦山 科技頻道
        網絡答題 客服熱線
        [企業入口] 手機客戶端

        鋼鐵業重組下一步:五年內集中度提升30%

        來源:和訊網  日期:2020年08月22日  文字:【 加粗】【高亮】【還原

        經濟觀察報 記者 董瑞強 中國鋼鐵產業大規模的兼并重組正在加速推進。

        集中度低的問題已困擾鋼鐵業多年。中國鋼鐵工業協會數據顯示,2019年,粗鋼產量排名前10位企業的產量占全國比重為36.6%,比2015年提高2.4個百分點。但京津冀及周邊地區鋼鐵產業集中度近幾年不升反降,該地區2019年產量排名前4位企業集中度僅25%,比2015年還下降了5.8個百分點。

        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院長李新創說,目前中國鋼鐵行業正處于兼并重組的窗口機遇期,必須抓住當前機遇加快全行業兼并重組,增強鋼鐵工業掌控戰略資源的能力。中國鋼鐵行業要想真正實現高質量發展,就要形成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區域號召力、專業影響力的大型鋼鐵企業集團,進而推動全國鋼鐵產業高質量發展。

        2020年8月15日,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副會長駱鐵軍在第十六屆鋼鐵產業發展戰略會議上表示,鋼鐵行業存在的諸多問題集中反映在行業集中度較低上,呈現出產量大、企業多的特點,市場競爭激烈,難以做到協同應對市場變化。2019年,中國前10家企業粗鋼產量集中度為37%,不僅低于上下游行業,也低于國外同行。

        這與集中度達到60%-70%的既定目標相比,相差甚遠。未來幾年,中國鋼鐵產業仍面臨很大考驗。通過行業大規模兼并重組,打造不同層級的優勢企業集團,提高產業集中度,進一步推進產業結構和布局合理化,這是鋼鐵產業未來五年必須要走好的關鍵一步。

        8月19日,一位大型國有鋼企的負責人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一直以來,中國鋼鐵產業最突出的矛盾就是太過分散,集中度較低對下一步可持續發展是不利的?!痹谒磥?,只有不斷通過市場化兼并重組的方式,把這些企業整合聯合起來,才能更好協商解決整個行業面臨的突出矛盾和問題。這不僅對減少同質化競爭、開展行業自律十分有利,而且上游會有更大議價空間,增強話語權。

        升級之路

        鋼鐵產業的升級之路艱難而漫長。其實自2016年開始甚至更早,鋼鐵產業的升級問題就被提上了議事日程。早在“十二五”規劃時期,前10家鋼鐵企業產業集中度的目標就是“60%”,但近十年過去了,結果事與愿違。

        “十二五”期間,中國鋼鐵產能達到11.3億噸左右,重點大中型企業負債率超過70%,粗鋼產能利用率由2010年的79%下降到2015年的70%左右,鋼鐵產能已由區域性、結構性過剩逐步演變為絕對過剩。

        一些鋼鐵大省的鋼鐵產業甚至走入了“一邊去產能、一邊增產量”的詭異怪圈。中國粗鋼產量由2010年的6.3億噸增加到2015年的8億噸,年均增長5%,并在2014年達到8.2億噸的歷史峰值。

        產量的劇增,帶來的并非產業集中度的提升,前十家鋼鐵企業產業集中度由 2010年的 49%降至 2015年的34%,全行業長期在低盈利狀態運行,2015年虧損嚴重。產量增長導致的能源消耗和污染物總量持續增加,尤其是鋼鐵產能集聚區的環境承載能力已達到極限,綠色可持續發展已刻不容緩。

        前述大型國有鋼企的負責人說,“那時我們就預估和判斷,此后數年,市場需求低迷和產能絕對過剩并存的格局將難以出現根本性改變。因為整個行業長期積累的深層次矛盾、問題太多了,太復雜了,解決起來根本不可能一蹴而就,不可能通過短期刺激實現反彈?!?

        時間倒回四年多前的11月14日,彼時的中國鋼鐵業仍未走出蕭條、迎來繁華。為解決鋼鐵業諸多亂象,工信部原材料工業司發布《鋼鐵工業調整升級規劃(2016-2020年)》(358號文),這份在鋼鐵工業結構性改革關鍵階段問世的旨在促進鋼鐵產業結構調整轉型升級的指導性文件提出,到2020年,中國鋼鐵工業要實現全行業根本性脫困,粗鋼產能凈減少1億-1.5億噸,產能利用率由2015年的70%提升至80%,前10家重點鋼企產業集中度從2015年的34.2%提升至60%。

        同年9月,國務院早于358號文發布了一份專門針對鋼鐵產業兼并重組的十年規劃,這就是后來被業界常提的“46號文”——《關于推進鋼鐵產業兼并重組處置僵尸企業的指導意見》。這是中國鋼鐵業去產能、結構優化調整的頂層設計方案,當年6月底正式開啟的寶鋼、武鋼重組,正是落實此份文件的一項重要舉措,它為下一步兼并重組作出了示范。

        與“358號文”不同的是,“46號文”時間跨度長且更為細化,明確鋼鐵產業兼并重組分三步走:第一步是到2018年以去產能為主;第二步是2018年-2020年,完善兼并重組政策;第三步(2020年-2025年)已進入實施階段——“大規模推進鋼鐵產業兼并重組”。

        “46號文”設定的總目標是,到2025年,中國鋼鐵產業60%-70%的產量將集中在10家左右的大集團內,其中包括8000萬噸級的鋼鐵集團3家-4家、4000萬噸級的鋼鐵集團6家-8家和一些專業化的鋼鐵集團,例如無縫鋼管、不銹鋼等專業化鋼鐵集團。

        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副會長遲京東說,“中國鋼產業分散度很高,不僅是整個產業分散度很高,能夠在市場上當‘帶頭大哥’的企業也不多,可以說很少。但反過來講,我們的上游、下游實際上集中度都比我們要好的多?!?

        在遲京東看來,兼并重組要成為中國鋼鐵行業未來發展的主導,每家鋼企都要考慮和誰重組優化的問題。

        重組進行時

        的確,此后幾年間,中國鋼鐵業持續推進兼并重組,有國企戰略性重組,也有民企跨區域重組。在寶武重組之后,2019年中國寶武重組馬鋼并實現對重鋼的實際控制,粗鋼產量達到9547.3萬噸,成為世界第一大鋼鐵企業集團,也是中國第一個“億噸級”的超級鋼鐵企業集團。同年,大冶特殊鋼股份有限公司實施重大資產重組,中信泰富特鋼集團實現整體上市,成為全球最大專業化特鋼集團,2019年粗鋼產量達到1355.4萬噸。

        還有建龍重工加快推進對黑龍江、吉林、寧夏、內蒙古等地的重組,2019年粗鋼產量突破3000萬噸。包括德龍鋼鐵重組渤海鋼鐵成立新天鋼集團,新組建的德龍集團粗鋼產量達到1783.5萬噸,首次躋身全國粗鋼產量前十大企業集團,位居第九位。

        這些都是中國鋼鐵產業推進兼并重組、提升產業集中度的經典案例。進入2020年以來,各地鋼鐵產業兼并重組的浪潮更是一浪高過一浪,山西、河北、山東、江蘇等地紛紛出臺方案,大張旗鼓加速推進。

        山西省提出,鼓勵山西建龍、晉鋼集團等龍頭企業,加快整合省內存量產能,打造差異化、多元化、集團化發展的區域龍頭企業;推進高義鋼鐵和銘福鋼鐵通過市場化辦法組建鋼企集團;積極引導長治市鋼企開展兼并重組,統籌組建聯合企業集團。

        河北省要求,加快推進國企混合所有制改革,重點推進民營鋼企跨區域兼并重組,著力組建1-2家世界級大型集團、3-5家較具國內影響力大型集團為支撐、8-10家新優專特型企業集團。2020年底,產量排名前10家鋼企粗鋼產量占比達到60%,力爭到2022年底提高到65%,大型企業集團整合上下游鏈條能力明顯增強。

        河北省邯鄲市提出,以兼并重組促發展,2020年將鋼企數量由17家整合為8家左右;到2025年,企業個數繼續減少,集中度進一步提高。安陽市要求,2020年優特鋼比重達到30%以上,企業數量由11家整合為4家。

        8月14日,河鋼集團與德龍集團簽署全面戰略合作框架協議,這是河鋼與民營鋼企第一份全面戰略合作框架協議。河鋼集團董事長于勇表示,將發揮資源協同、優勢互補,打造混合所有制改革新典范,推進鋼鐵全產業鏈業務協同發展。

        在鋼之家董事長吳文章看來,中國加快推進產業兼并重組進程,未來鋼企將形成一個2億噸級、三個6000萬-1億噸、五個5000萬噸左右特大型鋼鐵企業集團的產業格局,產業集中度達到75%或以上。

        不過,企業的兼并重組歷來是一個非常復雜漫長的過程,而且往往成功率不是很高。前述大型國有鋼企負責人告訴記者,其中影響因素是多方面的,主要有來自地方利益的博弈、企業所有制的問題等。目前鋼企兼并重組正逐步由前期政府主導更多體現為市場主導,經過激烈的市場競爭和博弈,鋼鐵產業最后終會走向整合協同。

        隱憂仍存

        中國鋼鐵行業面對的問題,絕不只是今天的,還要看明天。

        前述大型國有鋼企負責人認為,當前中國鋼鐵產業的隱憂還是比較大的,畢竟產量、庫存還如此之高,未來違規新增產能現象以及產能擴張的風險猶存。

        據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粗鋼、生鐵和鋼材產量均創歷史新高,其中粗鋼產量9.96億噸,同比增長8.3%,是全球最大的鋼鐵生產國。2020年1-7月,全國累計生產粗鋼5.93億噸,同比增長2.8%;生產鋼材7.24億噸,同比增長3.7%。

        中鋼協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底,全國退出粗鋼產能3.05億噸,同時新建(含擬建)、改造產能2.76億噸。今年以來,河北、江蘇、山東等傳統鋼鐵大省新項目仍較多,占擬新建/在建產能的44.1%,超過其2019年粗鋼產量全國占比(42.7%)。前幾年已停產、破產企業產能中,有超4000萬噸用于置換建設新的項目,投產后釋放的產量又將對市場產生新的沖擊?!爸袊降子卸嗌黉撹F產能?怎么需要多少,就能給你出多少?”遲京東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說,一旦市場回落,這么大產能,供求矛盾加劇,要保持過去的好效益,是不可能的。更深層次原因是中國鋼鐵業自律性差,其中關鍵是產業集中度過低造成的,分散的產能,割據的分布,很難做到統一應對市場危機。

        一位大型鋼鐵集團的負責人對經濟觀察報表示,大型化和高集中度,可以更經濟地配置資源,是工業發展的大趨勢。但他同時認為,并非越大越集中,效果就越好,這主要受市場、技術、資源、管理能力等諸多條件制約?!凹娌⒅亟M是提高產業集中度的首選路徑,但很多鋼企并未控制住產能產量擴張的步伐?!彼f。

        (責任編輯:李佳佳 HN153)
        *昵稱:

        中關村綠色礦山產業聯盟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學院路20號石油大院15號樓125室 電話:010-82717271 本站訪問:13027742
        Copyright ?2014-2017. 版權所有 京ICP備06061694號-2 技術支持:北京高卓軟件技術有限公司
        欧美人与拘牲交大全o人禾

        <menuitem id="zoxt8"><dfn id="zoxt8"></dfn></menuitem>

          <bdo id="zoxt8"><u id="zoxt8"><legend id="zoxt8"></legend></u></bdo>
          <ins id="zoxt8"><big id="zoxt8"></big></ins>
              <bdo id="zoxt8"><td id="zoxt8"><video id="zoxt8"></video></td></bdo>

            1. <source id="zoxt8"></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