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zoxt8"><dfn id="zoxt8"></dfn></menuitem>

    <bdo id="zoxt8"><u id="zoxt8"><legend id="zoxt8"></legend></u></bdo>
    <ins id="zoxt8"><big id="zoxt8"></big></ins>
        <bdo id="zoxt8"><td id="zoxt8"><video id="zoxt8"></video></td></bdo>

      1. <source id="zoxt8"></source>

        綠盟公眾號
        綠色礦山 科技頻道
        網絡答題 客服熱線
        [企業入口] 手機客戶端

        印度疫情暴發對有色金屬的影響

        來源:有色協會  日期:2021年05月11日  文字:【 加粗】【高亮】【還原
         
         
         
        責編·作者:新湖
         
          3月份以來,印度新冠疫情再度暴發,單日新增確診病例不斷攀升,近期單日新增確診病例突破40萬人。為應對急速暴發的疫情,印度不得不收緊管控措施。印度首都新德里自4月19日起實行為期一周的封鎖。孟買所在地馬哈拉施特拉邦自4月14日起關閉了大部分工廠。印度的集裝箱港口坎德拉(Kandla)港宣布,由于新冠病毒病例突然激增,為阻止病毒感染鏈,坎德拉港的所有碼頭經營者已單方面決定從4月24日開始在周末關閉碼頭經營。
         
          作為全球第五大經濟體,印度新冠疫情的失控對該國經濟造成沉重打擊的同時,對全球大宗商品市場也有不容忽視的影響。就有色金屬而言,目前印度暫未出現因疫情惡化而出現金屬采礦、冶煉、加工等相關企業的減停產消息。但是,管控收緊必然影響印度與其他國家之間的貿易往來,涉及金屬礦產、冶煉等產量的進出口會有一定影響。但是,由于印度在主要銅、鋁、鋅等金屬礦采及冶煉產量占比相對小,對全球整體供需結構影響暫不明顯。
         
          對銅市場的影響
         
          不論從銅供應還是從銅需求來看,印度市場份額在全球占比均較小,因此印度疫情對銅價影響較小。但是長期來看,印度疫情可能會拉長全球抗疫時間,從而對全球經濟帶來負面影響,影響到全球銅需求,但目前看不到這種負面影響。
         
          2020年,全球銅表觀消費同比增長2.5%,至2500萬噸。2020年印度銅表觀消費同比下降21.5%,至41.4萬噸,印度銅消費僅占全球消費的1.7%。2018年5月,年產40萬噸的Vedanta旗下Sterlite銅冶煉廠關停,受此影響,印度精煉銅產量大幅下滑。2019年,印度產精煉銅42.18萬噸,同比下降23%,2020年,精煉銅產量同比下降22.3%至32.8萬噸。因產量大幅下滑,印度每年的精煉銅出口量也斷崖式下滑,2018年之前,每年出口30多萬噸精煉銅,2018年出口量下滑至12萬噸,2019年出口量僅有4萬噸。
         
          對鋁市場的影響
         
          印度鋁土礦、氧化鋁、電解鋁基本處于自產自銷的狀態,其產能在全球占比均不大。其中,鋁土礦年產量在2000萬噸水平,在其國內有富余。而氧化鋁產量及電解鋁產量基本匹配。目前,印度鋁產業鏈上下游企業尚未出現因疫情減停產的情況。印度鋁產能在全球占比較小,且大部分自產自銷,當前疫情對全球鋁市場供需影響暫不明顯。
         
          中國鋁土礦對外依存度較高,2019年,進口量首度超1億噸,2020年,進一步攀升至1.12億噸。印度曾是中國鋁土礦主要進口來源國之一,占比僅次于澳大利亞和印度尼西亞。近年來,我國自印度進口量大幅下降,轉而向非洲的幾內亞大量進口品位更高的鋁土礦。2017年,幾內亞超越澳大利亞躍升為我國進口鋁土礦第一大來源國,而2020年以來,我國基本未從印度進口鋁土礦。因此此次印度疫情失控對國內鋁土礦供應無任何影響。
         
          中國從印度進口氧化鋁。2020年,中國氧化鋁進口量為380.6萬噸,其中,來自印度的僅9.61萬噸,占比僅2.52%。而澳大利亞是進口氧化鋁第一大來源國,2020年,進口的氧化鋁中2/3來自澳大利亞。因此此次印度疫情失控對國內氧化鋁供應也無明顯影響。
         
          值得關注的是,由于進口窗口打開,2020年以來,大量海外原鋁流入國內,使得原鋁進口量大幅攀升,其中,不乏印度冶煉廠生產的鋁錠。海關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進口原鋁106.2萬噸,為2019年的14倍,其中,29.5萬噸來自印度,占27.75%。而2021年一季度原鋁進口量達33.16萬噸,其中,14.22萬噸來自印度,占比42.88%。
         
          印度疫情失控可能會影響印度鋁錠發往我國。近10年以來原鋁大量進口并非常態,2017~2019年進口量均在10萬噸左右。2020年,進口量激增主要是因鋁價內強外弱,進口大幅盈利,噸鋁進口利潤一度超1000元/噸。而2021年一季度進口量繼續增長同樣是因為進口有利可圖。3月下旬以來,進口窗口再度關閉,進口虧損基本維持在300元/噸。
         
          目前,國內原鋁年產量在3900萬噸左右,基本能自給自足,原鋁進出口主要是內外價差存在套利造成的,對國內的供應僅僅有小幅調節作用。因此印度疫情失控對國內原鋁市場也無明顯影響。
         
          對鋅市場的影響
         
          印度作為全球第五大鋅礦產出國,鋅精礦年產量約71萬金屬噸,占全球總量的6%。印度最大礦商印度斯坦鋅業有限公司(HZL),主要由韋丹塔控股,旗下包括Rampura Agucha,Sindesar Khurd,Rajpura Dariba,Zawar,Kayad五大礦山。其中,Rampura Agucha是世界第二大鋅礦山,占公司總產量的40%以上,主要供應給本國冶煉廠。HZL自2019年開始各種擴建項目,但由于疫情影響,2020年,新增產能投產一再出現延后。在今年年初印度疫情尚可控情況下,據CRU統計,預計印度2021年鋅精礦產量同比增長將達到14%。而目前疫情持續惡化下,不排除因人力不足等問題導致新擴建項目再度延后可能。
         
          從貿易流向來說,印度鋅礦與鋅錠產出基本屬于自給自足。印度鋅礦基本達到100%供應本國冶煉廠,我國與印度基本沒有鋅礦貿易往來。而印度鋅錠則有8%左右出口率。海關數據顯示,2021年1~2月,我國進口精煉鋅8.73萬噸,同比增長60.15%,而進口自印度的精煉鋅同比下滑61%,至0.17萬噸,整體占比非常小。因此目前印度疫情對我國鋅錠進出口影響較有限,主要表現在對下游終端產品的消費影響。
         
          印度本國精煉鋅需求方面,去年印度疫情對精煉鋅需求的影響大于對冶煉廠產量的影響,印度精煉鋅出口相應增加。CRU統計顯示,2020年印度鋅錠凈出口同比增長逾3倍,從5.1萬噸增加至16.4萬噸。預計在疫情加劇情況下,2021年,印度精煉鋅仍將出現結構性過剩,出口繼續維持高位。
         
          印度作為新興發展中國家,基礎設施建設潛力巨大,隨著印度生活水準的提高,印度對我國鍍鋅板、彩涂板等相對高端的鋼鐵產品的進口需求不斷增大。但自2015年以來,兩國鋼材貿易并不很順暢,主要是印度對我國鋼鐵產品不斷設置貿易壁壘。
         
          整體來看,對全球鋅市而言,印度疫情加劇或使得全球鋅錠過剩情況更加突出,而對我國而言,主要體現為我國鋅下游鍍鋅等產品對印度出口的減少,但整體影響占比有限,對鋅市行情利空,但利空程度較小。
         
          其他包括鉛、錫、鎳等基本金屬在內,印度都鮮有市場占有率,其中,礦山鉛產量僅占全球4%,冶煉產量更低。而錫、鎳礦產及冶煉產量占比更是微乎其微。因此這些金屬的市場供應基本不受印度失控的疫情影響。但是,需要警惕的是,一旦印度疫情外溢至東南亞甚至更廣的范圍,其對金屬市場影響也將擴大。
         
         
         
        *昵稱:

        中關村綠色礦山產業聯盟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學院路20號石油大院15號樓125室 電話:010-82717271 本站訪問:13021313
        Copyright ?2014-2017. 版權所有 京ICP備06061694號-2 技術支持:北京高卓軟件技術有限公司
        欧美人与拘牲交大全o人禾

        <menuitem id="zoxt8"><dfn id="zoxt8"></dfn></menuitem>

          <bdo id="zoxt8"><u id="zoxt8"><legend id="zoxt8"></legend></u></bdo>
          <ins id="zoxt8"><big id="zoxt8"></big></ins>
              <bdo id="zoxt8"><td id="zoxt8"><video id="zoxt8"></video></td></bdo>

            1. <source id="zoxt8"></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