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zoxt8"><dfn id="zoxt8"></dfn></menuitem>

    <bdo id="zoxt8"><u id="zoxt8"><legend id="zoxt8"></legend></u></bdo>
    <ins id="zoxt8"><big id="zoxt8"></big></ins>
        <bdo id="zoxt8"><td id="zoxt8"><video id="zoxt8"></video></td></bdo>

      1. <source id="zoxt8"></source>

        綠盟公眾號
        綠色礦山 科技頻道
        網絡答題 客服熱線
        [企業入口] 手機客戶端

        煤礦何時不再高危?

        來源:中國煤炭網  日期:2021年08月24日  文字:【 加粗】【高亮】【還原

        煤礦產業有一個專門衡量安全生產效率的指標,叫“百萬噸死亡率”,指每生產100萬噸煤死亡的人數比例。

        指標背后的意味很殘酷:獲取煤炭能源要付出血淋淋的生命代價。

        2018年,我國煤炭百萬噸死亡率第一次下降到0.1以下,比1949年的歷史峰值22.54下降了99.6%。這一年,全國因煤礦事故死亡225人,是新中國成立以來沒有重特大瓦斯事故的第一年。

        按照中國礦業聯合會會長彭齊鳴的說法,臟和危險就是社會上對礦業的普遍印象。此前記者也這么認為。

        但真的走進陽煤集團新元煤礦,才發現煤礦也可以很干凈,也可以有底氣說“我們不高?!?。難怪彭齊鳴在采訪中“抱不平”:一想到采礦老覺得傻大黑粗,實際上煤炭為代表的礦業歷來是個高科技行業。

        就說信息技術,中國礦業大學(北京)信息工程研究所所長孫繼平和記者談起一次親身經歷。

        2008年6月13日,山西孝義安信煤礦發生爆炸事故,34名礦工遇難。其中,有名礦工搜尋不到,最后請救護隊把井下所有垮落的煤堆石頭堆翻了一遍,通過幾天搜尋,終于找到這名被沖擊波沖到井筒底部的遇難礦工,他已完全被煤覆蓋。

        這件事給孫繼平很大的震動。2016年,他帶領團隊成功研發礦用定位芯片,裝在礦工的腰帶或礦燈電池盒上,充滿電可以正常工作7天。不管遇險遇難,都能通過定位芯片找人。

        人命關天,受訪的每個專家都在談,怎樣不死人,怎樣把高危的帽子從煤礦頭上永遠摘掉。中國科學院院士何滿潮和采煤打了半輩子交道、一年大半時間在各個礦山奔忙,他很直接地說,井下作業這種高危的環境根本不應該有人!

        沒有人——這就是不高危的根本途徑,是全行業的終極目標。

        當然,5G只是實現目標的一種手段。如何滿潮所說,目前煤礦的智能化還在“兩張皮”的階段,真要解決煤炭生產中存在的資源浪費、低效高成本、生態破壞等痼疾,“根本出路一定是先進采煤技術基礎上的機械化和智能化”。

        掃碼在手機端打開頁面
        版權聲明: 轉載本網站原創作品,需在顯著位置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得擅自修改標題。若違反本聲明,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昵稱:

        中關村綠色礦山產業聯盟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學院路20號石油大院15號樓125室 電話:010-82717271 本站訪問:13005500
        Copyright ?2014-2017. 版權所有 京ICP備06061694號-2 技術支持:北京高卓軟件技術有限公司
        欧美人与拘牲交大全o人禾

        <menuitem id="zoxt8"><dfn id="zoxt8"></dfn></menuitem>

          <bdo id="zoxt8"><u id="zoxt8"><legend id="zoxt8"></legend></u></bdo>
          <ins id="zoxt8"><big id="zoxt8"></big></ins>
              <bdo id="zoxt8"><td id="zoxt8"><video id="zoxt8"></video></td></bdo>

            1. <source id="zoxt8"></source>